任《少年中国》月刊编辑主任

发表时间: 2020-01-31

原文摘选于:

  李大钊首要事迹

  1924年1月被孙指定为百姓党“一大”五人主席团成员之一,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。会后任百姓党北京执行部组织部长。6月率中共代表团赴莫斯科加入共产国际“五大”。11月返回北京,动员群众准备召建百姓会议,揭露和抵抗段祺瑞的“善后会议”。

  第二,指出统统溃烂的反动权势必然灭亡,人民革命必然胜利的历史规律。李大钊认为“二十世纪的群众举动”,是“不可挡的潮流”,它将打破历史上统统溃烂反动权势而末尾获获胜利。他说:什么皇帝口列,贵族口列,军阀口列,官僚口列,军国主义口列,资本主义口列,“遇见这种不可挡的潮流,都像枯黄的树叶遇到凛冽的金风抽丰一般,一个一个地落在地上。由今今后,到地方见的,都是布尔什维主义胜利旗,到地方闻的,都是布尔什维主义的凯歌声。”

任《少年中国》月刊编辑主任

  生平经历

  为眷念李大钊同道,发扬他庞大的共产主义革命精神,中共中央于1983年3月18日将他和他的夫人赵纫兰同道(1883年——1933年)的灵柩移葬于新建的李大钊烈士陵园。

  陈独秀对帝国主义本质的熟悉,就比不上李大钊那样明晰、深刻,经历了信赖、嫌疑和否定的生长过程。他在1918年12月22日《每周谈论》发刊词中,把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看成是“公理战胜强权”,并且吹捧美国总统威尔逊为“而今世界上第一个好人”。因为社会上名人都说第一次世界大战是“公理战胜强权”,不少青年们受了迷惑;既然连陈独秀都这么说,青年学生中受迷惑的人更多了。11月30日晚,北大学生提灯游行,竟到段祺瑞住宅前体现祝贺。北京各校学生,不少人跑到美国使馆高呼“威尔逊总统万岁!”后来因为受了李大钊的尽力影响和事实的教训,陈独秀的态度有了变革。他在1919年2月的《每周谈论》第8期上,同时揭晓了两则随(感)录:一则题为《威大炮》,把原来他认为“世界上第一个好人”的威尔逊,贬低为一文不值的“威大炮”;另一则是《公理何在?》,把所谓“公理”、“民主人代表的协约国,转而斥责为剿杀十月革命、迫害反战英雄李卜克内西的刽子手,并生气地连声直呼“公理何在?!”直到1919年5月18日,陈独秀在《每周谈论》第22期揭晓谈论,对帝国主义本质才有了明晰的熟悉,他说:“啊!而今还是匪贼世界,而今还是公理不敌强权期间!”并且号召人民开展相称的请愿举动,彻底铲除“军阀、官僚、政客这三害”。陈独秀的上述观念,因为他是新文化举动创始人的身份,对推动五四举动的生长,起了一定的作用,但远远比不上李大钊所起的作用那样深刻、广泛和强烈。总之,在五四举动前,达到李大钊这种熟悉的先进分子,还是极少数。

  李大钊在《庶民的胜利》和今后揭晓的一系列文章中,初步运用马克思主义根本原理,正确地阐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因由、性子和成就。第一,揭示了帝国主义战役是掠夺战役。李大钊指出,第一次世界大战性子是“资本家政府的战役”;“这回战役的因由”,全在资本家国家的扩张主义,“资本家的政府想靠着大战,把国家界线冲破,拿自己的国家作中间,建一世界的大帝国,成一个经济组织,为自己国内资本家阶级投机益”。(《李大钊选集》第121页)李大钊还阐明白对待战役的态度,他认为对待帝国主义战役,劳工阶级取坚决否决的态度,并且“团结他们全世界的同胞……打倒全世界的资本阶级”。(《李大钊选集》第127页)

  阐明帝国主义是中国革命最凶险的对头